主页 > F生活吧 >新币和你想的不一样——我的新加坡工作杂记 >

新币和你想的不一样——我的新加坡工作杂记


2020-07-13


新币和你想的不一样——我的新加坡工作杂记

其实没有打算写这篇文章的,但前阵子在跟朋友讨论到回乡机票问题时,被说领新币花台币没问题,让我觉得很受伤,于是想来认真地盘点我的决定跟遇到的现实。

逻辑上我并没有领新币花台币。

因为消费水準不同的关係,新加坡大学毕业生的月薪,我在台湾要工作好多年才能拥有,所以如果能领新币花台币,是真的满爽快的。但是我现在住的是新加坡,和新加坡人一样花的是新币,说我日子过得爽快,我觉得未免有点太没道理了!更何况扣除物价之外,我也是在某些牺牲与取捨下,才来到这个地方。

日子不苦,只是大不相同

我是台北人,不仅生在台北,也长在台北。在来新加坡工作之前,扣掉大台北,我待了超过一个月地方,就是交换学生时期的法国巴黎,还有姊姊曾居住过的马来西亚槟城。在台租屋经验:一次。 新加坡的日子不苦,只是和台湾相比,真的大不相同。

新加坡的房子有很多种,有公共住宅,也有私人公寓或别墅。因为不习惯跟人共用卫浴,根据我的预算,我找的是 HDB 里的主人房。

新加坡和台湾很不一样,因为新加坡人一次只能拥有一套 HDB,所以租 HDB 通常都要跟主人同住,而且会有诸多限制:像是不能带访客、不能使用厨房都是满正常的。我在看房子的过程中,我还遇到有房东限制一周只能洗一次衣服的。也因为政府有收回房子的权力,房东自然不会想把房子租给奇怪的人,所以有的房东会详细询问我的工作地、工作签的种类、哪里来的等等资讯。幸好,华人女生是满吃香的。

我来新加坡前,有在网路上看到这些资讯,但真正遇到的时候,还是挺不习惯的。

不能拿心爱的铸铁锅煎迷迭香鸡腿排、不能煮麻油鸡、不能给朋友借住、没有 house warming party、世足不能找朋友一起在家里喝啤酒吃盐酥鸡加油吶喊… 我忘了,一起看世足的朋友都在台湾。

幸好我在巴黎的时候,给自己的功课是-学习独处。

即便是小煮,用小汤锅跟保温罐,我还是可以做出简易版的三菜一汤。

新币和你想的不一样——我的新加坡工作杂记
从 nestia 网站上可以看到,目前新加坡大巴窑 HDB 一间主卧的租金,大约是 22,500 台币,在台北租一间三房应该没问题。

但新加坡没有我想像中的热,就是很容易流汗,因此我的包包也难得开始常备大创手帕。除了常有夸张的雷阵雨,其他我觉得就跟台湾的夏天差不多,外加感受不到四季变换。

这边的雨来得快、去得快,而且雨遮很多,大楼之间也有很多连通道,所以雨鞋在这并不属于当地的时尚範畴。可爱的是,新加坡人觉得我们颱风、土石流可怕,但他们习以为常的阵阵雷声,却是我上班皱眉、梦中惊醒的源头。

新币和你想的不一样——我的新加坡工作杂记
比起雨鞋,新加坡人比较常穿凉鞋或拖鞋-雨鞋只有在鱼菜市场才有人穿。

我很喜欢东南亚食物,除了信仰原因之外也不挑食,自然没有什幺口味上的问题。

不过新加坡的食物大部分是进口的,所以食物并不算便宜。当然,便宜的食物也有,我在我家这边吃 2 菜 1 蛋的自助餐大概是 3.1 元新币,折合台币约 70 元。我在小贩中心常点的热咖啡,大概是 1 元新币,折合台币约 22.5 元。100 元以内是可以吃饱的,不过有一些小细节和台湾不一样,像是点餐送的汤通常是清汤、一餐的食物份量通常是饭>肉>菜。

餐厅就不是这幺一回事了。印象中我坐在餐厅里最便宜的一餐,大概是台币 400 元,吃的是一碗越南河粉跟一杯茶饮,吃一次餐厅的钱大概就是吃一周小贩中心的午餐钱。我想新加坡人可能无法想像我们台湾人,跟朋友约会,不是吃下午茶就是吃早午餐的。

新币和你想的不一样——我的新加坡工作杂记
我喜欢各式各样的新加坡食物。

新加坡的捷运常常故障、尖峰时间计程车很难叫、坐公车可能会塞车…所以我一开始就决定住在离公司很近的地方,减少麻烦。

新加坡很小,从 Wikipedia 上的数字算起,这个岛国大概只有三个台北市这幺大,或是三分之一个新北市这幺小。这幺大的地方有很多高速公路,不塞车的话开车很快,但是坐车就很久,20 分钟开车可以到的地方,我坐车加走路可能要一个小时。这点其实跟我在台北的感觉差不多,差只差在我开始少坐计程车-反正外务少了,日子变简单,不用赶时间。

但回家机票没有我想像中便宜,没办法说走就走回家当妈宝;我来新加坡的时候坐廉航,机位、25 公斤託运行李、简餐,加起来不用四千台币,但过年回家,来回机票花了我一万四千多。

还有一些有趣的生活细节,像是新加坡不太做资源回收,丢垃圾就跟国外一样,每层楼都有丢垃圾的管子,所以新加坡人很难想像我们台湾人追垃圾、回收没做好被大叔大婶骂的景象。

千里马也需要伯乐,只是这次伯乐在三千公里之外

很多人说我目标明确,甚至觉得羡慕。但老实说我也不是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真正想做什幺,而是我做过很多网路行销类的工作,所以很明确知道自己不喜欢什幺,最后才决定一两个我比较喜欢的领域。

而从台湾大企业转到新加坡新创工作,其实日子是有点不同的。现在公司的步调很快,要调整东西,快的时候一两天就做好了;但也因为这样,有时假日或晚上也需要开电脑处理事情。虽然生活与工作的界线有一点点地消弥,虽然在脸书上看到有人写说他们选择在台湾努力时略感心痛,但这次决定换地方工作,推力与拉力都很惊人。

在台湾,我通常都是公司内第一个,有时也是唯一一个,执掌明确挂上 SEO 的员工。但因为是第一个员工,在不确定能做多少事情的状况下,通常我身上还有绑其他种类的职务。在不同公司做 In-house SEO 的时间,我还曾同时负责过像是分析优化、导购伙伴经营、产品企划等工作。

我很喜欢多工,这让我可以接触很多面向的工作并且快速成长。但我也从多工的过程当中了解到,这个市场可能不需要一个太专精的 In-house SEO 从业人员,这里喜欢的是通才。

我不知道我再钻研下去,这个市场是否会埋单?

我的内心早有答案。

有时候我会觉得自己是不是不够好,没办法影响长官同事们,因为我自己也是在摸索中成长学习。让大家了解 SEO、认同 SEO 的重要性简单;但是现实考量就是:在做 SEO 之前,先让公司生存下来或是做完本身的工作比较重要。而那些需要时间的、没有明确因果的,就先放一边再说吧。

于是当机会来临的时候,我决定离开。新公司有典範可以学习,有同事可以合作,我觉得我在这里,可以贡献,也能有所成长--这比我领什幺币别、在哪里工作来得重要许多!我也想知道自己可以走得多远。

并不是说我不在意薪水,我也是会想买 Chanel 的 2.55 经典包。但我觉得只要做到被重视,报酬自然会产生。如果报酬不如预期,只要你够好,符合预期的工作自然会出现。

我常常说:「我觉得我的公司也挺勇敢的。」因为他们从台湾找了一个,没有正式在国外求学,甚至连差都没出过的老女孩,去新加坡工作。感谢他们的肯定,希望到现在他们还是没有后悔。

所有的决定都是一时之选

这篇文章并不是要想要抱怨在新加坡有多辛苦,或是期待他人同情,也不是在抱怨台湾的工作有多不好新加坡有多好。我只是希望藉由阐述我的感受,让大家可以客观的了解并评断决定前往他国工作的人,不仅仅只有光鲜亮丽的一面而已。对我来说,所有的决定,都仅仅是当下我为了追求更美好的自己所做的一时之选而已。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
小编推荐